diptyque Eau de 34 34之水

 

DSC_4162.jpg

曾幾何時,那傳統的理容院已消失在各大巷弄之中。

還記得小時候家附近的的理容院因為客人大不如前,所以轉型為家庭理髮。

由一位朱媽媽所經營,裡頭有兩座很酷的理髮椅,與牆上的兩個白色塑膠包邊圓鏡,

藍色高高厚實的椅子,有著銀色的彎曲腳踏板,還包著白色的椅背套與扶手套。

可調式的椅背讓理髮、按摩通通可以在這椅子上完成(當然洗頭要去水槽XD)。

小時候的我還不夠高,無法坐在理髮椅上剪頭髮,所以阿姨會加一個凳子,讓我坐在上面,

坐在上面君臨天下,神氣得很。

 

1551509337189.jpg

理完頭髮總要洗頭,洗髮精包裝樸素,一大罐綠綠的,令人懷念的花王綠色洗髮精。

洗起來涼涼的還有一點薄荷花香,空間裡與嬌生痱子粉、資生堂百朗士髮水形成一股奇妙氣味。

那股味道好聞的很,涼爽潔淨,有著爸爸與媽媽的氣味,屬於我小時候的回憶,現在想起來真令人懷念。

用上diptyque Eau de 34時總會讓我想起那段時光,並不是這支香的氣味有多像當年的理容院,

而是他穿在我身上那一股涼爽又帶點馥奇調( Fougère)的香味,瞬間讓我想起小時候那段日子。

 

DSC_4161.jpg

上了大學,離開高雄後我再也沒去朱媽媽那剪過頭髮,日子久了那壞了的旋轉燈已沒再修過。

某放假回高雄,意外發現那旋轉燈早已不見蹤影,原來颱風過後搖搖欲墜,朱媽媽就讓人把它給拆了。

百元理髮的興起,大大的影響這些傳統理容院的生存,朱媽媽的店也是。

朱媽媽有了孫子後,她就很少再幫人理容,偶爾巷口有叔叔阿姨要染頭髮才會幫忙做。

兩年前朱媽媽因為癌症過世,理髮廳從此不再營業了。

 

1551509342625.jpg

最近天氣轉熱,我拿起了Eau de 34隨意穿上身,

他氣味是那麼清爽卻又獨特,有著傳統的Fougère組成,卻更加強了柑橘讓氣味更加生動活潑。

前味的柑橘是最讓我感到快樂的,有著檸檬皮的尖銳刺激、一點柚子皮的苦澀,馬鞭草的綠色涼意甚至一點點白樺葉有機溶劑般的沁涼。

雖然沒有薄荷在其中,但尖銳的柑橘與植物綠意直逼薄荷的涼意,像似微風吹拂過的清爽,也像是洗完頭,頭皮乾淨醒腦的感覺。

我又想起朱媽媽再水槽幫我洗頭,陽春的設施,簡單由水槽拉一條水管出來,三不五時調溫度問我熱不熱,然後頭要低低眼睛閉上。

雖然眼前是一片黑暗,但帶著薄荷花香清涼的水就這樣由頭頂混和泡沫,快速流至排水口。

對於過去氣味的各種回憶,似乎也隨著當年的泡泡水流去,逐漸淡忘了。

 

1551509358408.jpg

清涼的氣味開頭帶來的潔淨感好比一股解脫,聞起來很舒服且自然;

就如理容裡短暫的一小時,也許是個避風港,不必每吸一口氣都都要想著解決生活突如其來的問題或意外。

尖銳的味道隨著時間慢慢散去,杜松子的辛辣與微甜的漿果氣味逐漸擴散開來,

混和些許的天竺葵帶綠意的草莖玫瑰香氣,逐漸穩定下來的氣味雖沒有前段來的有朝氣,

卻像極了老式的鬍後水氣味,溫順且自然的味道就像修整過後的紳士般,神清氣爽的離開理容院。

 

DSC_4160.jpg

Eau de 34璀璨的時光很短暫,80%的美好都聚集在前中段,卻也值得令人珍惜。

後段的氣味雖逐漸變的溫潤,苔癬與雪松氣味提供了一股力量,

氣味顯得紮實渾厚,但也逐漸凋零至無人查覺。

反正喜愛,就多補嘛,前中味的氣味是那麼容易得到,重複一次也頂多2小時。

但這些繼承我們過去時光的理容院,需要花多少時光去保留呢?

 

1551509330207.jpg

疝特:感謝這些願意為過去付出的老派朋友,謝謝你們保有我的兒時回憶。

 


#本文可以轉載、轉錄但請註明出處,僅作為心得分享使用。  

未經引許請勿取用作為商業用途,版權為Miss Scenter 疝特小姐所有。#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iss Sce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