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Different Company Sel de Vetiver 鹽花岩蘭

 

The Different Company 最初是由我們熟知的調香大師Jean-Claude Ellena,

跟包裝設計師Thierry de Baschmakoff共同創立的,

後來JCE阿伯把同為調香師的女兒Celine Ellena也拉進來了XD

所以早期作品都是以JCE與CE的作品為主,但後期加入和許多調香師,其中還不乏許多熟面孔,

如前L'Artisan Parfumeur御用的Bertrand Duchaufour、現任HERMES跟Jo Malone調香師的Christine Nagel等人。

 

DSC_1999.JPG

關於Sel de Vetiver 鹽花岩蘭靈感來源有兩種說法,一種是Celine Ellena跟法國友人共進晚餐時,

發現他們在壺水中加了藥草根,然後她喝了龍心大悅想創造一款除了甜味以外的鹽味香水。

另一種說法是在某個雨天,Celine Ellena無聊把玩著香跟草根,當她用手指搓揉著,竟然散發出一種類似燃燒又溫暖的氣味,

同時雨停了,外面的雨滴慢慢的蒸發,讓她有了一種靈感,一種鹽與溫暖甜味協調的香水。

這種感覺像是浸泡過海水後,來到了陸地上,水分蒸發後留在皮膚上鹽的結晶細緻的氣味,

如同被海邊溫暖的陽光與冰涼海水所包圍的氛圍。

 

DSC_1992.JPG

不管那個故事是靈感來源,都可以知道用鹽與岩蘭草做為這瓶主題是個獨創的想法。

然而疝特這次海灘祕境尋訪,就更接近調香師想描述的情境了。

 

剛穿在身上的氣味是如此輕盈,像是被陽光蒸曬過的海水,一層鹽感結晶附著於肌膚之上,

不像是海風吹拂過的黏膩感,反而被佛手柑氣味帶出一股明亮輕暖的感覺,

混和些許新鮮磨碎的小荳蔻辛香,氣味說不上清晰,卻有一股強烈的穿透力,

直逼得你無法忽略。

 

DSC_2002.JPG

底子的香根草穩穩的服貼於皮膚表層,有著明顯的大地氣息,

乾燥、輕盈,神奇的是還帶點粉質質地,而這股粉質質地也許是鳶尾的味道所構成。

香根草與粉質鳶尾交融就結果就像是梅納反映後的麵糰香,

帶著烘培後迷人的風味,濕度適中、不過度乾燥,金黃色,像是被溫暖的陽光輕撫一般。

 

DSC_1989.JPG

9月的南國陽光可依舊是毒辣,海水在身上乾燥後結晶在陽光下曬得發亮,

現實的陽光可一點都不溫柔,若非防曬等保護措施,紫外線可不會輕易的放過你,更別說是輕撫了呢。

再美麗的情境一遇到現實,可就破滅了不少,但總有個理由提供我們去用香的動力;

氣味重現出一種對當下時空的憧憬,調香師再分析與創造之間給了我們另一種想像的世界。

 

DSC_2000.JPG

這段的香根草有時像是烘培後熟成的香氣,有一瞬間又像是帶點些微消毒水氣味的海水,

香氣在兩種情境間不斷轉換,最後誰也模糊分不清。

或許純正香根草精油本身就帶有類似烘培的氣味,疝特曾經遇過幾款優秀的香根草作品,

如Hermessence Vetiver Tonka,是香根草與烘培榛果的氣味;

La Collection Couturier Parfumeur Vetiver 則是烘培香跟草與咖啡的氣味,

雖然都帶有烘培氣味,卻提供了香根草不一樣的面向。

 

DSC_1995.JPG

香跟草是Sel de Vetiver的靈魂所在,再怎樣不同感受都脫離不了高品質原料的細膩。

雖然號稱使用了兩種不一樣的香根草精油,但疝特沒那麼細緻可以區分出兩種差異性,

但可以得知的是,香根草從頭到尾貫穿整支香水精隨,並沒有因為時間而削弱這股味道,

穿透力極強!

 

1502704020295.jpg

Sel de Vetiver是一款溫溫慢慢的作品,讓人感受到放鬆、慢活的氣氛。

記得鹽本身是沒有氣味的,是難以具體描述的氣味,需要眾多香材去模擬情境,

Sel de Vetiver所營造的是海水蒸散後的肌膚與香根草的氣味,

我想Celine Ellena的確做到了這一點。

 

DSC_1991.JPG

疝特:有沒有想過人魚公主用香水是什麼味道呢? 應該是這款吧XD

 

友人:那個,你知道小美人魚的台語怎說?

疝特:肏車勾紐。


 

#本文可以轉載、轉錄但請註明出處,僅作為心得分享使用。

未經引許請勿取用作為商業用途,版權為Miss Scenter 疝特小姐所有。#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ss Scenter 的頭像
Miss Scenter

Miss Scenter 疝特小姐

Miss Sce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